All叶主周叶的小号,此号只发周叶相关产出,刷别的cp的评论直接删除
接受正面建议,找事的不爱看请拉黑我
【所有图文禁止转载到微博、QQ空间和百度贴吧,禁无授权私印,除额外说明外的所有图都禁止二改表情包】

【周叶】妃你莫属(1)

 @修修的猫爪 的点文

雷点预警:

我:这段时间辛苦蠢猫做客服和发货啦,请随便点文!

喵:哦哦好的,最近好多娱乐圈的文啊好看!我还想看!可是又想看穿越的……武侠也好!哎你之前那篇游戏公司文啥时候更啊?对了我还想看宠溺的不得了的甜文!撒狗血的宫斗宅斗也可以有哎!

我:到底要啥!

猫:……那就都要吧,反正你写东西也没啥逻辑

好了雷点预警完毕【】

==============================================

第一章


叶修是在自家楼下捡到的人。

去年随意存的理财项目到期,他再宅也还是出门去了趟银行,可是回来却赶上了夏季名产台风天,他在风雨里艰难地举着伞,好不容易奔回自家小楼,正准备掏卡刷门,就看见门洞旁的发财树那儿斜靠着一个人影。

叶修住着的这片小区算是本地的高级住宅区,靠湖的地方是联排别墅,背山的则是一幢幢不高的小楼,内里都是两层楼一户的跃层。碧水青山环绕,环境那叫一个清幽。

更重要的是,安静又安全。

叶修住进来近十年了小区里愣是一次盗窃案都没发生过,平常保安一天巡场五六趟,而这会儿估计雨太大他们疏忽,不知怎么的就放进来一个人。叶修摸了摸裤子口袋,得,手机又没带,叫人来都不方便。

不过这人影……如果是小偷,怎么一动不动的?

叶修皱眉,这小区房价不低,环境又好,吸引了不少有身份的老人居住,自家对门就是一对老教授夫妻,心脏不好很少出门。这暴雨天视线模糊,叶修也说不上靠在那儿的是什么人,万一是晕倒的老人就不妙了。想到这儿,他几步走到发财树旁蹲下了身。

这一看,叶修不禁愣了神。

靠着树的人浑身污泥,虽然脏兮兮的长相不明,可是还能看出是个高个儿的年轻男子。他头发很长也很散乱,沾了泥水的几簇还黏在脸上,身上不像叶修那样穿着随意的T恤短裤,而是影视剧里才有的长摆锦服,没有蹭到泥土的布料上还能看见复杂的绣花。

叶修心里估摸着这大概是小区里哪个下戏了还没换掉衣服的小明星,听苏沐橙说,这里住着好几个当红小生,叶修下楼扔垃圾偶尔也碰到过几个。至于他这迷迷瞪瞪的样子,八成是喝醉酒又淋了雨烧糊涂了,他伸手探探青年的额头,果然手下一片滚烫。

不过凑近了闻闻,青年身上没有他预想的酒味,看来只是病晕了。叶修叹气,把伞靠在一边,推了推那人说:“哎,你醒醒。”

推了半天,晕倒的青年总算有了些反应,他表情非常痛苦,脸都皱在了一起,看上去可怜巴巴的。他好不容易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有些茫然地看向叶修。

“你是住哪栋楼的?几零几?身上有钥匙吗?”叶修问。

青年似乎更加茫然,他努力睁大眼,上上下下看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看这傻孩子还没清醒,就说:“我是这里十八号门四楼的,你住哪儿?”

青年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叶修拍了拍对方的脸说:“哎,你要不先回我家洗个澡吃个药?等清醒了再回去?虽然是夏天,你这样也会着凉。”

眼见青年还是一副魂魄离体的样子,叶修摇摇头,伸手拉了他胳膊一把,这下青年总算有了反应,他眼神突然锐利了起来,伸手在腰带上摸了几下,转眼掏出一把短小的匕首就往叶修脖子上糊,还问道:“谁,派你来……的?”

语气挺咬牙切齿的,但是声音配合着高烧就有些气若游丝了。

叶修先是吓一跳,随后眼里带上了敬佩和同情,这年头这么努力入戏的年轻演员真是越来越少,可惜就是烧糊涂了,拿刀威胁人还不把刀鞘给去了……他很是包容地拨开对方的手,说:“没事儿了啊,别闹,我先扶你回去喝点热水,等你清醒了爱去哪去哪。”

青年似乎还要反驳,但叶修已经懒得和他墨迹,直接拿过匕首往宽大的裤子口袋里一塞,再一使力把人拽了起来。对方比他稍微高一点儿,又泛着晕,叶修努力扶了好几把才没让人摔下去,好在电梯就在拐角,叶修连拖带拽地总算把人弄回了家。

叶修刚才出门没关空调,这会儿一开门,凉爽的风就扑面而来,叶修舒服地叹了口气,青年则是冷的一哆嗦。

叶修连忙把人拉进屋直接往浴室里推。

跃层的设计,叶修占了一楼,他长期在电脑前工作,需要的就是个卧室小书房还有浴室,而苏沐橙占据了整个二楼,堆得满满的都是服装道具摄影器材书本相册——当红的摄影师,行头自然分外多。

叶修把青年往浴室飘窗上一放,一边往浴缸里放水一边说:“你自己把衣服脱了,扔旁边篓子里,我给你去拿套换洗衣服,我这都是旧衣服你别嫌……唉唉唉你坐稳!”

他手疾眼快扶住歪倒过来的青年。

青年滚烫的体温隔着衣服传过来,眼睛半眯着嘴唇也有些干燥,叶修没辙,只好说:“那我给你脱了啊?这衣服弄坏了我可不赔。”

青年半天才从鼻子里哼出个声。

叶修吭哧吭哧开始扒衣服,好在衣服穿起来还挺简单,解开腰带就特别好扒。叶修一边帮他脱衣服一边想,现在戏服质量真好,绣花精致不说,配饰也不是廉价的塑料,腰带上那些石头装饰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沉甸甸的,碰到一边的瓷砖还有清脆的声响。

青年手腕上有两个厚重的金属环,上面有复杂的花纹还有几个看着像按钮的东西,叶修小心翼翼帮他拆了,期间青年还抗拒地挣扎了下,在叶修多次保证只是拿下来放在旁边不是丢掉后才消停。

看来这两个金属环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叶修想着,顺手把它们搁在了洗脸池边的架子上。

拿掉了手环,里面的白色中衣脱起来也方便了不少,叶修把他扒得只剩底裤,纠结了半天要不要继续脱,却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这人的底裤是纯白色的裤衩,摸着有些滑看来料子不错,形状虽然有些怪异但也还将就,只是系带……在这松紧带严重普及的时代里,居然还有穿洞系带子的底裤!

这种严重不符合现代化建设的着装,还有这种随随便便歪倒在路边的出场方式……

叶修心里一咯噔,又拎起仍在一边的衣服仔细看,看得出来,衣服上每条缝合线都十分精致,针脚细密但一眼就能发现是手工产物。叶修面无表情扔开衣服,又伸手摸了摸青年的鬓角,毫无意外地摸不出发套的痕迹。

最后叶修把口袋里的匕首掏出来,揪过飘窗上的植物叶子比划了下,叶子顷刻间就断成了两截。

啊,真锋利,是把好刀啊。

……所以自己到底捡回来个什么人!

“冷……”对方可不管救命恩人此刻的脸色是铁青还是惨白,只是嘟囔了一个字就昏昏沉沉靠在叶修肩膀上。叶修想把他晃醒问个清楚,但噎了半天也只能作罢——自己捡回家的祸害,哭着也要养下去。

……顶多养到烧退了清醒,然后就不管了。

想来这人也不会用那些洗浴产品,叶修把青年扒得一丝不挂扔进了浴缸,又拖了张小板凳来往旁边一放,认命地坐下来一手花洒一手毛巾地帮他擦洗。冲掉了对方脸上的污泥,叶修忍不住啧了一声,长得好看身材又好,看衣服还是个有钱人,标准男主角设定。

要是苏沐橙捡回来说不定就是一段男貌女貌荡气回肠的交错时光的爱恋,自己捡回来就……格调瞬间掉了几档。

想到这儿叶修笑了笑,拿过洗头膏继续帮青年清洗了起来。好在他虽然晕乎乎,但还算听话,整个过程都没再闹腾。叶修看他皮肤有些泛红后,就拉过一边的大浴巾把他拖出浴缸裹好。

“你坐好啊,我去拿衣服和药。”叶修说着速度跑出了浴室又飞快回来,好在这次人没歪过去,还好好地坐着。叶修帮他穿好T恤,看了看手上的内裤,又看了眼呆愣愣的青年,只好弯腰把裤子套在他腿上。

“起来起来,自己套好。”叶修看着他催促道。

青年仍是没反应。

叶修重重叹气,把他拉了起来,趁着内裤还没完全掉下去帮他穿好:“我上辈子是欠了你多少钱!”

“嗯……”

“不对,我这是欠了你一条命吧你才这么折腾我。”

“嗯……”

“别嗯了一会儿去躺下!先坐好,这个药你一口喝掉,凉了就没效果了。”叶修给他泡好感冒冲剂,又拿着毛巾揪起他头发,“我给你擦干先,我头发短,没买个吹风机。”

青年凑近杯子闻了闻,随后听话地一口喝掉,叶修看他喝干净了,松了口气,拿着毛巾给他干搓,边搓边说:“我可是为你浪费了一个下午啊,等你清醒了你得好好和我说说你是谁……这头发太长了要不要剪掉点?哦不对你们那不能剪头发是吧?我的衣服你穿有点紧,回头还得给你准备点衣服,等我妹妹回来让她给你量个尺码,还有,我等会儿给你弄个鸡汤,你趁热……”

青年突然往前一靠,额头抵着叶修的胸口,潮湿的感觉渐渐蔓延开来,叶修只觉得胸口有些烫也有些凉,他这才意识到这个捡回来的麻烦哭了。

叶修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摸了摸对方的头顶当做安慰。

窗外风雨未停,但喧嚣声似乎又很远,整个空间安静地仿佛只有呼吸声和水滴砸在瓷砖上的声音。

……还有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叶修哥我今天的拍摄提早结束啦!”苏沐橙从半开着的浴室门往里看,脸上蓦地露出极其惊讶的表情,“这位是……sorry我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

……

叶修叹气,麻烦接着麻烦,怎么就没个消停了!


评论(42)
热度(653)

© 小白福的大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